欢迎您的访问!
手机网站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自体关系心理学 > 文章正文
分享到:
心理病理学--固着、退行、冲突、早熟
作者:马侗领 / 发布于 2016-05-28 20:41 / 浏览 1955 次

 

弗洛伊德认为一般的病理学理论,假定心理的发展涉及两种危险:一是停滞;二是退行。也就是说,根据生物过程的一般变异趋势,并非每一个预备阶段都要经历同样的成功和完全的取代,部分机能可能永远在这些早期阶段被阻止,并且整个的发展就会有某种程度的停滞。

“像人类历史的早期时常发生的情况一样,一个民族离开他的故乡去寻找一个新的领地,我们可以肯定他们必然不会全部达到那个新的领地,除了一些死亡者之外,通常总有一部分移民在中途停下,定居下来,而其他大部分人继续向前进行。进一步讲,我们假定一部分的倾向在其较早阶段的停滞叫做固着或者本能的固着。

我们发展中的第二个危险在于那些已经向前进行的部分也可能很容易地向后退回到早期的发展阶段------我们把这称为退行。如果一种倾向的机能的实施(即获得其目标满足),在其随后的或者更高的发展形式中遇到强有力的外界障碍,这种趋势只有向后转,形成这种退行。我们可以认为固着和退行相互依赖。在其发展道路上固着愈强大,那么其机能愈容易被外界障碍所征服,并退到那些固着之处,也就是愈是新近发展的机能,愈难以抵抗发展道路上的外界的困难。

如果一个迁移中的民族,其迁移中大多数人都停止中途,那么前进更远的一些人在遇到强有力的敌人或者被打败时,很可能会退回到那些中途停留的地方,并且在迁移中留在后面的人数越多,被打败的危险就愈大。”

弗洛伊德认为在癔症和强迫症中力比多退行的作用远比不上压抑的作用重要,如果在增加其他种类的神经症(自恋神经症)的研究,那么我们现在还要做进一步的扩充和修改。而在人格问题中,我们发现退行的作用甚至大于压抑,当压抑是依然存在的。弗洛伊德认为在一种没有压抑的退行不会产生神经症,但他会导致倒错现象,由此看见,压抑对神经症来说是个十分特殊的过程,并且是它们的最主要特征。但在自我的发展中,特别是人格障碍中,我们发现,固着和退行倒是它们的主要特征。

如果人们的力比多满足的可能性被剥夺,那么他们就会患神经症,而他们的症状正是其挫折满足的一种替代,而从自我的发展来说,固着能够导致人格障碍,其退行也可以导致有人格基础的神经症。

在神经症中,充满愿望冲动(精神冲突)之间的争斗。人格的一部分拥护某种愿望,而另外一部分则反对它们,如果没有这种冲突,就没有神经症的存在。冲突的前提是这些其他的对象和途径在部分人格中引起不快,以至于施加某种限制,使新的满足不能实现,这便是症状的形成的出发点,为了打破这种阻力,它便成功的沿着某种迂回的道路前进,还得采取各种化妆的方式,这种迂回的道路就是症状的形成,这些症状是新的或者替代的满足,由于挫折的事实,它已经变的十分必要。弗洛伊德认为,致病的冲突在于自我本能和性本能之间的冲突,自我本能为“自我防御”,而性本能则引起“自体协调”。可见神经症起源于自我和性欲之间的矛盾。而非性欲本身。

弗洛伊德认为只有通过对自恋神经症的研究才能对自我的结构有所认识,并且应该每个阶段的自我都力图与性组织的相应阶段相互协调而寻求适应,因此,自我和力比多的发展阶段之间应该有某种平行或者相应的关系;确实这种适应的扰乱可能提供一种致病的因素。

自我可能接受某种固着,并且随后造成倒错的或者幼稚的现象;然而它也有可能对这种固着采取蔑视的态度,在这种情况下自我在力比多经历一种固着的地方会体验到一种压抑。

由此可能,神经症的病因学中的第三种因素、即冲突的倾向。而从双驱理论的角度来说,这种冲突的倾向在自我中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倾向。而冲突还表现为固着的自我部分和成熟部分的冲突。性的成熟发展是人的躯体本能的一部分,躯体本能还有思考方式,感受等方面的发展。因此,自我固着的部分以及退行的部分与成熟的自我部分或者与躯体本能成熟的部分的冲突恰恰是人格问题,或者某些因为自我导致的某些神经症的关键所在。

“如果人的自我具有像力比多一样的发展过程,那么我们听说所谓的“自我的退行作用”时,大家就不会感到吃惊了”(弗洛伊德)。通过对边缘性人格障碍的研究,我们发现,在人格中,所谓的自我的固着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而固着部分的人格所组成的人格特点和成熟部分的人格部分或者躯体本能部分的冲突形成人的基本症状。

弗洛伊德通过性的发展,弄明白神经症的机制,自体心理学通过对自恋人格的研究发现自我结构的发生发展。双驱心理学通过边缘性人格障碍的研究尝试了解自我发展原初的结构的形成与发展,以及自我结构的固着,退行,甚至早熟(超龄)的心灵滑动所导致的冲突矛盾。我见过许多因为家人去世等各种原因,导致的孩子过早成熟和承担负担,导致的内心虚弱以及人格中重要阶段没有得到成长所造成的终身性痛苦。

在人格发展中,内在的人格化形式(内在小孩)的存在的防御结构以及结构化层面的功能的防御结构对自我造成的困惑,是造成人格障碍的主要特点。

由此看见,除了弗洛伊德认为的固着、退行、冲突三个因素外,还有第四个因素,早熟(对于早熟这个概念我还找不到最合适的词语来表达)。自我的很多性质与力比多的性质类似,但导致症状的原因却复杂了许多。自我是由于没有满足后导致的固着或者早熟,这些导致不良的自我内在结构,如果是主要结构或者重要阶段没有满足,将会导致功能人格化的固着,形成内在结构的断层而导致的人格间的矛盾。当然除此之外,还有结构化的人格部分需要恰当的经历所锻造(恰当的挫折),所形成稳定的结构。否则这些结构化的人格部分可能会因为挫折导致退行重新人格化,使自我拉回到早期的人格结构,出现幼稚的幻想和行为,也会形成神经症性的症状。

弗洛伊德提出、如果人的自我具有像力比多一样的发展过程,那么您们在听说也有所谓的“自我退化作用”时,就不会感到吃惊了,而且您们也急于知道自我退回到早期阶段在神经症中究竟起到什么作用。

转载须遵循: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
» 马侗领心理咨询网-阜阳心理咨询师,阜阳心理医生
文章内容下方(上翻下翻)
特色服务
心理培训

  • 广告二
1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