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手机网站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自体关系心理学 > 文章正文
分享到:
躯体意识与人格的关系
作者:马侗领 / 发布于 2016-05-28 20:43 / 浏览 1423 次

 

  当我们谈到很多双驱的理论后,大家可能会很着急的想知道,这个双核驱动到底是一个什么功能。弗洛伊德认为精神分析也并非不关注人格的非性部分。从自我和性欲的区别来看,自我本能的发展有赖于力比多的发展,并且对力比多的发展也具有很大的影响。然而我们对自我发展的熟悉程度远不及力比多发展的了解,因为我们只有通过对自恋神经症的研究,才能对自我的结果有所认识。弗洛伊德说,他不相信一个人的力比多兴趣从一开始就对立于自我保存的兴趣;相反,每个阶段的自我都力图与性组织的相应阶段相互协调而寻求适应,力比多发展的一系列不同阶段可能遵循一个规定的程序。但也不能反对这样的可能性,即这种事件的过程可能受到自我的影响。并且我们可以预料这两种发展阶段(即自我和力比多发展阶段)之间有某种平行或者相对应的关系;确实这种适应的扰乱可能提供一种致病的因素。

     但最终弗洛伊德理论上转移到对心理模型的最终修正,心理机制由自我,超我和本我构成。随着心理学的发展,科胡特在研究自恋心理障碍中发展了自体心理学,这一块恰恰是弗洛伊德关注但没有深入研究的范围。随着时代的发展,心理疾病趋势也有所不同,就像霍妮在《我们的人格障碍的时代》所讲,人格障碍的年代已经来临。科胡特深入研究了自恋型人格障碍,并发展出广义自体心理学的概念。科胡特从一个“精神分析先生”到他写的《自体的重建》时就很少提到自我、本我、超我了。因为科胡特更加注重的是一个人的自体结构,科胡特认为,心理问题更多是自体结构缺陷导致功能问题。到底是内心冲突,还是人格缺陷导致的心理问题,引起很大的争论。

  在心理咨询过程中,我们也逐步发现,人类发展的更早期的状态:脆弱期。恰恰是这个阶段没有得到父母双亲很好的能量灌注,导致的边缘状态。在咨询中,我们发现边缘状态与自我功能和超我似乎也有一定的关系,边缘状态的人自我功能较差,超我功能薄弱。这些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边缘性人格的分析为我们打开一个新的视野,随着边缘状态的了解,我们更加了解人的自我存活功能以及在探讨他们包括性欲在内的身体本能的交互关系。

   那么首先我们给这两个核心结构进行命名:包括性欲的内在需要的身体意识部分,我们先给他命名为“躯体意识”,包括自恋等在内的自我存活的部分,我们给其命名为“心灵”或者“人格”。这两种结构都有其自己的发展规律和构成,相互对应。

     比如强迫症,曾经有人认为,如果一个人得了强迫症,他们到一个全部是强迫症人的世界,或者一个孤岛上,他就会觉得没有问题,因为大家觉得自己都有这个问题,所以就不是问题。但从双驱理论的角度看,就觉得这种想法不太准确,有些人的强迫可能是人格不良的功能导致的,是心灵出现问题,他会让躯体总是做一些无意义的防御,这是对躯体的一种折磨,躯体很反抗这种强迫,这样才形成强迫症的痛苦心理。不管他逃到哪里,他都会很痛苦。

  人格和躯体意识关系

    就像前面的材料,我们讲过人格发展包括,混沌期,脆弱期,自恋期、巩固期,实现期等,而躯体意识包括许多的身体自然成长的本能需要,如饮食的需要,性的需要。性的发展,弗洛伊德给其划分为几个时期,口欲期,肛欲期,性器期,潜伏期等。人格的这几个时期的发展和躯体意识几个时期的发展相辅相成,相互影响。特别是人格的发展对躯体意识有很大的影响。因为人格的成长不良会成为不同的人格障碍,会影响自我的功能,导致各种神经症等。这些人格问题或者神经症的问题会影响躯体意识内在需要的改变,形成各种躯体痛苦。因为人格层面的问题是受人际关系影响而改变的。躯体意识的发展很少受人际关系的影响,但躯体意识的成长成熟为人格的成长成熟带来发展基础。

 

  人格的发展来自于躯体的发展,随着躯体的发展,人格(心灵)的发展得以进行,在躯体里面心灵成为一个独立的精神个体,他拥有躯体的各种心理功能。心灵往往是跟随躯体而成长,年龄稍微晚于躯体的年龄,心灵没有得到适当的营养,心灵会出现停滞,也就是所谓的固着,或者分裂成不同的人。特殊情况下,可以超过躯体年龄。

  ( 心灵和人格的区别的,心灵是一种人物化的,人格更加结构化。但这两个是一个结构,但心灵更具有活性,结构化的说成人格比较好,动态的说成心灵比较合适)

   如果心灵的发展没有得到很好的营养,他就停滞不前,造成心灵与躯体的分离,心灵就会一直在期待着营养,比如一个三岁左右没有得到很好照顾的孩子,他的弱小感一直存在,他的躯体虽然成人,甚至已经三十多岁,他却显得很弱小。有位个案他每天回家感觉周围的邻居看不起他,他在回家的路上不敢抬头,见到邻居就会回避,自己即使有个令人羡慕的工作。

   其实是他的心灵还停留在三岁左右,就像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他和其他人打交道,就像一个孩子站在成人世界里,他是弱小的,他必须时时防御的。就像一个人站在巨人国一样,时时有种不安全感,担心不小心被踩死,踢死、被哪个顽皮的巨人拿起了捏死等。他总是防御着,害怕着。心灵通过躯体意识进行各种合理化,投射着自己的弱小感。

    心灵的发展,如果跟随躯体的成长而成长,表现的就是一种功能的完善,如果停滞,从人格化来讲,就是一个孩子,如果每个阶段得到恰当的成长,就能够形成良好的人格,如果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从心理功能的角度,就会出现缺陷。

  心灵的营养是安全、爱和快乐等精神层面的。躯体的营养是物质层面的,因此心灵也许是按照精神层面思考,遵循情绪原则;躯体意识也许是按照物质层面思考,遵循客观原则。

   有个强迫症患者,他非常愤恨的一个人在洗澡时,把水溅到他身上了,他后来担心自己受到污染,自己的精子也会受到污染,自己的孩子可能也是别人的,自己不敢结婚,甚至有种轻生的念头,吃饭就会吐,后来变的面黄肌瘦。虽然医生告诉他,这种情况给他生育没有任何关系,他也还在这样去想,导致自己痛苦不安。

  他这时的思考方式就是情绪化的,不接受理智原则。他情绪化的思考会很大的折磨躯体,躯体感到很痛苦,因此他内心的心灵层面和身体意识层面冲突,导致内心痛苦。

心灵与躯体

   我们在这里还是主要探索内在的躯体意识功能和心灵的关系,躯体意识和心灵是相辅相成,相互依存的两条线索,他们相互影响相互制约。

    其一:心灵能量的耗竭会导致身体能量的耗竭,心灵的虚弱会导致身体的虚弱。也就是躯体意识所主宰的内在需要出现问题,甚至导致身体功能的紊乱。一个人情绪抑郁,躯体意识的需要降低,会导致身体虚弱无力,食欲不振,甚至身体紊乱。 而癔症就是心理对身体明显影响的表现,比如癔症性失明,癔症性瘫痪,就是内心压抑对身体造成的影响。

   其二:身体的耗竭会导致心灵能量的耗竭,躯体的功能本身就是和心灵交织在一起,能量相通。身体的耗竭到一定程度,心灵就会感到疲惫不堪,耗竭过度甚至会导致疑病等现象。一位公司的员工,因为任务过重,又兢兢业业,后来经常出现感冒发生,由此发现自己的手抖几下,感觉自己的身体出现问题,自己似乎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有时心脏跳动加快,担心自己得了心脏病到处检查,检查后没有问题,但精力一直放在担心自己的身体有问题,开车时,自己的手如果碰到其他地方了,就觉得自己的手抖动自己控制不了,但到医检查没有问题。但他依然纠结于身体是否有问题上,对自己的身体极度不自信。他的问题就是身体的耗竭导致心理能量的耗竭,对自己产生不自信。

   身体能量的耗竭会导致心灵能量的下降,比如一个学习非常用功的学生,压力大,身体一直得不到休息,精神耗竭,他对自己逐步产生不自信,担心别人看到他的缺点,后来逐步的变的很脆弱,觉得同学咳嗽都是针对他,最后觉得有人说他不好,甚至出现幻听。他就是随着身体的精神的耗竭,心理能量逐步下降,先是变的不那么自信,然后变的脆弱,最后崩溃导致精神分裂。可见身体能量的耗竭也会导致精神的耗竭。他们两者好像是两条想通的管道,一个管道里面的能量的丧失导致另外一个管道能量的丧失。

  

本我、自我、超我

   在弗洛伊德的经典理论里,心理结构理论至关重要,但随着心理学的发展,特别是自体心理学的发展,科胡特的《自体的重建》,他很少提到自我本我超我了。因为科胡特的自体心理学着重的研究自体结构的缺陷导致一个人的自恋人格问题。而对于自恋人格障碍的解决,我们要处理的不再是基本上完整的结构,不是处理它们之间的冲突的未满意解决的病例结果,而是因为人格的中心结构--自体的结构--有缺陷的产生不良的心理功能形式。因此,自恋型人格障碍的分析完成是穿透自体的防御结构,当自体的原发缺陷被爆露处理,通过修通与转变内化作用被充分的填补,以致先前缺陷的自体结构如今在功能上变的可靠,或者对环绕于原发自体缺陷的有关防御,代偿结构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到达认知与情绪上的了解,使其功能上变的可靠。

   但在心理咨询的实践中,我们发现,人格障碍患者的自我功能受到很大的限制,由于防御结构的限制导致自我功能不良,或者由于心理障碍导致自我不能达成很好的人际关系。自我功能不良者经常对他人和社会误解,甚至因为担心伤害而变的残忍,更有变态狂,不再被道德所约束,超我功能变的脆弱不堪。因此一个人的人格结构功能不良导致自我与超我的功能不良。由此可见自我超我与人格有密切的联系,当然人格本身是本我的一部分。

   我们把本我分为很重要的两部分,从微观结构来看,本我包括两条链组成的相互影响的结构,一个是性、营养躯体结构,另外一条链是人格层面的结构。在人的生活中,这两条链相互影响相互制约,因此才形成复杂的人性。

  人格结构对自我有很大的影响,自我和超我深受客体关系的影响,如果人格产生问题,一个人的自我和超我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因为自我很大程度上是有认同作用中形成的,而认同作用中的第一种总是自我中的一个特殊职能而进行活动,且以超我的形式与自我相分离(弗洛伊德认为,超我是自我的一部分,自我又是本我的一部分)。可见自我和超我很大部分是受客体关系影响,因此自我和超我很大程度上是人格结构的延伸,对力比多满足进行实施和调节作用。但很多时候,大家往往没有注意到两者的区别联系。一旦把两者放在一起,我们对人的心理有种更加宽广的认识。

   只有两者统一,才能真正自身和谐。人们常说和自己的关系搞不好,就很难搞好和他人的关系。自己和自己的关系,从某个角度说,也许也是一个人内在的“躯体意识和心灵的关系”。

  心灵有一定的独立性,身体意识也常常被心灵所接管,心灵是甚至掌控整个人。就像一些和尚,通过心理的调节可以达到终身节欲的目的。这也许是所谓的唯心主义的根源吧。

  这时,我们联想到最近谈到苹果手机的安全性,就是软件和硬件相互制约形成复杂的安全性能,我们也想到DNA的双螺旋结构,DNA的两条链之间的相互作用力也进一步加固了DNA分子的稳定性。而心理结构也是被大自然这样设计的。

 

  内在孩子

   在心理发展过程中,特别在人格的发展过程中,我们发现人格功能的停滞导致人格障碍,而人格障碍表现为幼稚人格,幼稚人格就会形成独特的防御结构,通过分析穿透这种独特的防御结构,可以探究他的人格功能位置。就像我们以前所讲的一样,如果一个孩子在三岁左右,在脆弱期没有得到很好的完成,他所表现的防御结构是担心被伤害,情绪波动大,容易出现的暴怒和攻击行为,自我形象不稳定,用泾渭分明的分裂的方式来看待一个人。我们通过这种防御也可以看到他幼稚的性格可能在脆弱期,就是三岁左右的时间。他的人格可能就停滞在这个时间。我们看到一些成人,其他方面的功能还是很正常的,可以正常的养活自己,实现性需要等,但就是性格有些怪异,或者有些地方感觉不对劲。这个情况从双驱结构的观点可见,他的躯体已经成长到三十多岁,并且有部分符合三十多岁年龄的部分能力,但他的人格很多时候却表现的幼稚,像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那么脆弱和幼稚。那么可见他的性格里面就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成人,一种是一些幼稚的思维和举止。感觉他是那么的不协调,就像一个成人的身体里面住着一个孩子。

   这种情况就是平时一些心理学所描述的内在孩子,或者“巨婴”现象。从双驱心理学的角度可以看到,其实就是人格发展的滞后,但却有个成熟的躯体。也就是成熟的躯体里面住着一个幼稚的孩子。

面对这种情况,可能是重要客体(重要的养育人)养育不良导致。那么面对这种幼稚的人格(人格缺陷)是否无能为力了呢?毕竟是他是早年出现的问题,那该怎么办才能帮助这些可怜的孩子呢,就像科胡特所讲“悲局人”。

而这些可怜的孩子不是不治之症,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资源,这个资源的就是他们成熟的身体以及部分成熟的意识和功能。正是这种部分成熟的功能才让他们感受到不舒服和矛盾之处,才有动力促使自己的成长。也是因为他这部分的资源,是一个人成长的关键所在。在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其一、通过成熟部分来逐步的接管幼稚的人格部分,并且给幼稚的人格部分注入成熟的能量灌注。其二、通过分析穿透他的防御结构,对其幼稚的人格部分重新的养育,从而达成人格功能的完成及成长。最终达成人格层面和躯体意识的平衡。一个人的心理缺陷也许不是结构的缺陷而是主要功能的缺陷,因为人格的结构的通过遗传天然形成的,但这种结构的功能需要客体能量的灌注才能实现,就像发动机,需要电或者燃油才能实现发动机的功能。

从成熟的结构来接管幼稚人格的功能的角度来讲,可以说是自己要成为自己的父母,对自己进行调节,代替了父母的功能。当然重要的还是要来自客体的能量灌注。当然在人格成长过程中,我们的人格还有一个独特的功能,就是补偿功能,不同的人格可能形成不同的补偿结构,一个自卑的人可能非常努力的工作,最终形成某方面的优势来补偿自己的所认为的弱势部分。但有些人格随着优势的显现,自卑感变得轻微了,甚至自信起来。但有些人虽然通过补偿,但他的内在功能缺陷似乎依然不稳定,不管多么富强,内心被内化的一种批评指责依然存在,因此这种批评指责使他不能停下来,虽然富有但内心功能一直不能稳定,因此他必须始终保持着自己的高速运转来防止自己的崩溃。但最终因为耗竭而产生身体问题或者其他神经症类的问题。这时就需要让他对自己补偿结构的认知和了解,进行巩固自己的所实现的功能,又要不为以前缺陷所牵制,达到一种自我的掌控,不让自己因此而耗竭。

我们的症状往往表现为各种各样的防御措施,这个防御可能和环境有关,最终内化为一直常态,在人格缺陷里面,不同的人格层次,表现为不同的防御方式。那么也就是说,不同的人格水平就会表现为不同的自我功能,不同的自我功能就会表现为不同的防御结构。因此防御机制表现的不仅仅是自我受到本我和超我的威胁而引起,而且和人格水平有关。

由此可见,内在孩子表明了成熟躯体年龄和不成熟的人格之间的矛盾。这样就造就了幼稚的人格,如果幼稚的人格处于基础线以下,就会导致各种人格障碍。但幼稚人格的人格并非结构的不完整,他们的结构随着身体的发展是自然发展,但存在着功能的不完整。因此人格结构的完整,也为心理成长成为可能。

内在需要

从弗洛伊德的经典理论可见,因为内在需要特别是性需要的压抑,导致歇斯底里等各种病症,因为性的对象的固着和退行导致神经症一类的心理问题。身体的内在需要是保证一个人存活和种族繁衍的基础,因此内心的需要必然满足是人类的本能。但满足内在需要的过程中需要途径和安全。因此自我就要负责对内在满足功能。

在满足的过程中,如果自我功能出现问题,会对内部的满足产生障碍。而自我功能是受重要关系的影响下成长。如果一个人出现弗洛伊德所讲的童年神经症,实质上是自我没有能够把自己的性对象从最亲的人身上突破出来,导致的内心矛盾。形成各种神经症状。由此可见,神经症的存在是自我功能不良的结果。如科胡特所讲,如果父母在养育孩子过程中,没有诱惑的温情,没有敌意的坚决,那么孩子就会突破俄狄浦斯情结。因此神经症的治疗,就是提高自我功能的过程。

弗洛伊德所谓的移情神经症治疗的决定意义的部分是在患者于医生的关系或移情中,即过去的冲突的新表现。通过解释工作,潜意识的东西被引入了意识,自我乃因潜意识的消逝而得到扩大。

自我功能的不良,会导致各种各样神经症层面的问题,并非只有性方面的问题,也有和性无关的神经症,比如压力的不能缓解导致的神经症性心理问题。

总而言之,随着研究的深入,以及对各种心理因素的理解,发现更多的问题需要进一步的探索。因此,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不管怎么说,今天对这些心理学的理解和研究,特别能够对某些心理问题带来新的转机和希望,那么这一点点研究就是值得的。

转载须遵循: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
» 马侗领心理咨询网-阜阳心理咨询师,阜阳心理医生
文章内容下方(上翻下翻)
特色服务
心理培训

  • 广告二
1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