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手机网站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理前沿 > 文章正文
分享到:
考试恐惧-一种精神分析的方法
作者:Dr. Alf Gerlach / 发布于 2016-09-30 13:24 / 浏览 1740 次

翻译:闪小春

A)考试的发展历史和社会功能
    当我今天准备就考试恐惧症的问题谈一谈心理动力学派的观点时,我的中国同行告诉我,据他们所知,很多中国学生有非理性的考试恐惧症。根据我在法兰克福大学学生心理治疗咨询中心十二年的工作经历,我可以证明,考试恐惧在德国学生中也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很多学生到咨询中心,也是期望通过长程或短程治疗解决与考试恐惧相关的冲突。这就意味着,考试的机构化和其内在的合理恐惧和不合理恐惧在各个社会中都存在。

我想在此假定,从历史上看,考试是尚未完全结构化的族群的一种成人仪式。我们可以把成人仪式看成是与青春期本能发展所取得的社会成相关的仪式;代际关系发生了改变,父母-子女关系变得更为对等。以前的孩子被成人社会吸收和接纳了。到今天为止,考试依然是个体生命史上的分水岭,并可导致社会关系的变化。

在封建社会时期,考试的仪式特征仍是首要的。由于工作简单和分工低级,无需更进一步区分“及格” 或“不及格” 的标准。考试具有的社会意义高于其专业上的意义。这也是封建社会的一个事实,即一个人的出身比他的能力更能决定他的将来。从中国历史中我们知道,官僚主义的考试制度与封建制度不同。

作为一种分数制度,十六世纪的耶稣会信徒把它传到了欧洲学校,在十九世纪随着资本主义竞争社会的发展而全盛发展。这种考试系统以客观、匿名和书面试卷为特征。分数制度是以定量为目标。在官僚的考试系统中,考试对于教育、服从等领域而言是一种制定纪律和社会化的工具;对于已存的职业等级制度而言,是一种分级的工具。

随着工作过程的控制程度和理性程度的增高,考试到了第三个阶段:即“理智化的”考试的发展 ,这有赖于技巧能力标准的内化和合理化。考试成了学习过程的一个内在部分;考试的教学功能--也就是学习方式的把握,优于在其招生功能---即根据考核系统筛选合适劳力。职业培训和评估成了一件终身的事情。


    如果考试必须为社会功能、地位和收入提供一个合理基础,那它们就必须满足我们对心理学测验方法提出的同样的要求。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考试必须是客观可信的。但在当今的大多数考试中,这些标准只在很低程度上得以贯彻。更有效的课程安排和更先进的人员训练方法肯定能够使知识和技能的获得变得更加有效。然而在很多的案例中,一种所谓的隐性教育计划,也就是关于社会规则、条例、常规的基础课程控制着考试制度和考试过程。

B)考试情景和考试恐惧症的心理动力学观点

1.考试领域
    考试可以被描述成一种社会领域,它包括几个基本的因素:考试内容、准备、考生、同考者、老师或者考试委员会、考试本身(方式、过程和目标)、结果和意义(对个人、家庭和社会而言)。对考生来说,这些因素在以下三个方面都很重要,因为:每个因素都是真正的威胁,可以导致所谓的正常的考试焦虑。这种情况可以发生在事实上就没有学好、所以并没有掌握相关课程的考生身上,或者准备不足的考生身上。此外,任何因素都可以是神经症性考试恐惧的原因,也就是说,神经症性冲突的复活是因为其童年经历。这种情形也许可以表现为,考生与教师的关系体现了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有种与考生无关的考试神经症,例如,考试过程更像是仪式的开始而不是客观的、现实的经历。

在考试冲突和考试恐惧的发展中,有三种不同的方面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考试作为一种展现自己的自我实现。超个人的方面有着三个不同的内容:考生与教师之间二个人的联系,考生之间的竞争或合作,以及社会评价。第三方面是,潜意识的转移激活了潜意识的内在的威胁。

对个体而言,考试是用来检验他或她的智力水平以及心理成熟度的标准。但是,考试场景是人工的、特殊的,与日常生活的场景不同,它要求考生必须面对集中的、动态的艰难场景。父母以老师的特征突然重现,教师的“格式塔”使对环境的控制变得更为复杂。考试冲突和恐惧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父母子女关系对考试状况发生了潜在的影响。就象我们所看到的,考试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已经从原始演变到理性;在青春期里,代际之间的冲突用仪式得以象征和克服,更为理性的考试得以发展。即使今天,代际冲突都在影响着考试,并把考试场景神经质化。考试提供了社会身份,并且要根据行为方面进行筛选-至少在口试时如此。所以我们可以说,在一定意义上,成人仪式也可以和考试一样理性以达到同等目的。

在童年的某一阶段,我们可以看到与考试并行的心理发展;儿童会假定父母所起的现实检验和评判功能,并把它们内化到自己的良心里。他的良心会成为他一生的内在考官;这会导致一个永久的心理考试情景。这意味着,考试无论从现实生理层面还是心理层面都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

2.正常的考试恐惧
    正常的考试恐惧被称作考试焦虑,因为恐惧来自可识别的、现实的内容,并且与考试本身的危险程度相一致。有很多因素可以导致这种情形,如要求太高,材料太多,时间不够,智力不够,生病或情绪欠佳,懒惰,还有教师自己神经质或用考生不熟悉的方法来对待考生。考试本身引起正常的预期焦虑。根据个体对恐惧的一般耐受性和威胁的大小,焦虑可以起到激励或麻痹作用;逐步升级的考试恐惧可以导致一种(恶性)循环:智力的发挥受到阻碍,导致恐惧的增加,如此循环互相强化。我们可以说,至少在我们的社会里,我们要把对考试的恐惧看成是合理的,这意味着我们允许恐惧存在并且可以把它们在考试中表现出来。

3.神经质性的考试恐惧

3.1症状的描述
   考试恐惧的症状是什么?从行为选择的角度看是逃入疾病:如坐骨神经痛、胃不适、发烧等。在考试的压力下,工作受限和兴趣的改变也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现象。在考试状态中,可能会出现激惹和挑衅反应,也会有尴尬的仪式反应。模仿、声音、行为和字迹上的改变也很常见。一个德国研究小组考察了大约500个考生的临床症状。所有考生都有血压升高、脉搏和呼吸加快,血糖水平升高。72%的考生感到有胃部空虚感,62%双膝发软,63%感到口渴,49%喉头发干。有以下一些症状的考生的数量均超过50%,按照症状的比例递减排序:

思维:不能集中注意力,思维受阻,概括能力丧失,怀疑,轻度健忘

感觉:紧张,悲观,自卑,不安,孤独

运动感觉:发抖,不协调运动,痉挛

营养和排泄:食欲缺乏,胃无感觉

 

3.2恐惧的概念
    恐惧可以被定义为身处危险境况的无助感。有自动恐惧和心理(即信号)恐惧两种。一般说来,只有处于特定发展时期的儿童才知道自动恐惧-尤其是危险的情况。成人的心理恐惧只是避开深层的自动恐惧的信号。我们已知五种关键性的情景可以使儿童产生恐惧和由恐惧控制的防御机制


① 出生,在这一过程中孩子离开了完美的、舒适的、安全的子宫;
② 婴儿心理-生理上的无助感的危险,此时他或她完全依赖其母亲的照顾;
③ 失去母亲的威胁。这种危机感将通过双重学习被征服:婴儿必须学会知道母亲总会回来的,他或她不会失去母亲的爱;
④ 阉割焦虑的威胁,发生在俄底浦斯期,此时孩子处在对父母的爱与恨的冲突中,感到害怕;
⑤ 超我恐惧,也就是良心的谴责或内疚感,是由对父母的现实的和幻想的需要的内省而引发的。


    这些恐惧的功能是发展防御机制以克服恐惧。每一个个体都被这些防御机制武装着。
    防御机制是正常的还是病态的取决于个体在童年期控制危险情形时的方式。对一个神经症患者来说,考试在潜意识层面是多重危险的局面,童年期多种威胁被唤醒。这意味着考试恐惧通常是多种恐惧的混合体。

3.3考试的潜意识的危险
a)惩罚情景
    在每个神经症性考试恐惧的案例中,似乎有惩罚作为一种内在的因素在起作用。对考生来说,潜意识里考试代表着被惩罚的可能性,教师代表着父母的角色,所以考试本身就是惩罚行为。这意味着,对于考生来说,考试表达了针对父母的攻击性的或性的意向。考试的意义对社会和对父母都是十分重大的。考生潜意识地害怕由于他的攻击性或性的意向而受到惩罚,这种恐惧会影响能力的发挥。


举例:
   一位二十四岁的女大学生,医学专业,她因两次结业考试不及格到我这里来做心理治疗,治疗考试恐惧。在她的早年经历中,严重问题困扰着她:她既不能发展与同学的关系----象其他女性在她这个年龄所做的一样,又不能在其它领域找到自我的价值。在考试中,面对众多的男性教授,就像是面对俄底浦斯期的诱惑,童年期她对父亲的不可遏制的爱被激活,同时非理性的害怕因这些愿望受到惩罚。

b)诱惑的情景
    在惩罚的情形中,我们再次假定考试包含了与教师的直接联系,在此种情形中,释放了直接指向父母形象的潜意识愿望。然而,在诱惑的情形下,害怕被惩罚的恐惧不再占主导,而是本能愿望与智力表现的融合占主导。潜意识愿望导致了强烈的、本能的恐惧。因此,这是由考生的本能冲动产生的恐惧,它反映在考试的重要性上,因为考试是新的个人自主的开始。


举例:
    B先生,法律专业学生,两次取消了已确定的口试时间,因为他无法战胜其莫名的兴奋和恐惧。在心理治疗中,我们发现,考试对他来说意味着卷入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竞争中,“用他学到的知识打击他的老师” 。潜意识里,他把口试看成对老师和同学的攻击和破坏本能,会以不可控制的方式发挥作用。

c)分离情景
    正常情况下,考试标志着某一人生阶段的结束和独立于父母的新的阶段的开始。这会激活出生时的创伤性体验,也再现了心理上的无助感和失去爱的威胁。所以考试可以导致分离,并使创伤性体验重现而产生特别的恐惧。
举例
    C女士,18岁,储蓄银行实习生,因睡觉而错过了结业考试。在下一次考试的前一天,她又犯了一个错误导致了一场事故。她的老师建议她去看心理医生。与C女士交谈后发现,她希望在考完后搬出父母家,开始自己的生活。她对将来的处境还是有许多担忧;尽管她有强烈的独立的愿望,但仍完全避免一个人过周末。

d)考生表现出自我毁灭的诱惑情景
    潜意识的自我毁灭倾向可以导致考生不为考试做任何准备。但我们也知道另一种相反的情形,就是以过分努力来表达自我毁灭,这一样可以导致考试失败。
举例:
    D先生,40岁。他通过了所有社会学课程的口试和笔试,但仍不能完成结业论文。他向我介绍了他准备写的辉煌的论文,其中将涉及很多问题,并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在这种夸大的愿望的反面,是他无法面对可能对他造成伤害的处境。所以,剩下的就只有以一种自我毁灭的方式“转向自身”。因此不能拿到对他的职业生活来说必不可少的最后的证书。

e)伤害情景
    考试中的智力表现也可以唤醒自恋倾向。自我仰慕可以受到考试的伤害,这考试意味着检验其实际能力。在这种情形下,考试可以导致强烈的失去自恋的恐惧。
举例:
    E先生,23岁,两次改变专业以后来到我的诊室:他不能忍受一位老师没有给他所希望的分数“最好”(德语中的“很好”) ,而只是“好”,属于第二位的好。然而他感到他会带着容易受伤的感情开始新的专业,他只好降低要求,不必总是以“最好” 通过考试。

在每一个神经症性的考试恐惧的案例中,我们必须找到导致恐惧的因素。但我们可先假设考试恐惧是多种恐惧的混合体。按出现的频率可作如下排序:在几乎每个病例中,都有攻击性的满足倾向和对这种攻击性可能受到惩罚的恐惧。其次是对潜意识的性冲动可能会受到惩罚的恐惧,性诱惑,以自毁方式表现的诱惑,分离的恐惧,受伤害的恐惧。

治疗步骤和预防

综上所述,我们注意到神经症性的考试恐惧决不是智力的下降,而是本能冲突造成的复杂现象。这意味着由于非理性的因素,神经症患者无法在考试中发挥出应有的水平。在考试中,他们感到要顺从某一核心潜意识,这激活了源自童年期某一不可控制的危险状况所产生的恐惧感。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有过类似的恐惧,因为区分出所谓的健康、正常人与病人和神经症患者是不可能的。每一个人在他的童年期都经历过这样的危险,而每个人都用略不相同的方法对待它们。
    预防考试恐惧症,我的观点是,考试本身应该尽可能减少可导致神经症性冲突的因素。例如,避免考试密度太高,宽容的和友好的考试氛围,明确的考试范围,以及如果可能的话,在考试前进行一次考生与老师之间的联系。老师们应学会理解内心冲突如何导致考试恐惧,以便他们对考生们表现出的移情反应有所准备。

即使有了这些预防手段,总是还会有考生有考试恐惧。这只有通过心理治疗才能解决。根据我个人的经验,我可以说,在焦点治疗的框架内,以冲突为中心的治疗被证明是有效的;这一治疗共二十次,每次一小时,每周一次或两次。开始的几次中,主要理解考生的人格结构,特别是与考试恐惧有关的潜意识冲突,我的治疗中心是聚集于理解。治疗师必须做的是,紧密注视这些焦点,并针对这些焦点做尽可能大的干预。不言而喻,核心冲突也会出现在病人的移情和治疗师的反移情中;一般可从移情上比较容易地追踪到这些核心冲突,因为它是清晰的指标。还要特别注意考试情形的典型投射----时间限制和时间框架,因为它通常代表了一个有限制的时间框架的结束。患者对时间限制的潜意识反应,通常也显示了他或她潜意识里对考试的态度和与此相关的内在冲突。



本文版权属于中德班Dr. Alf Gerlach老师,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更多文章请关注马侗领微信公众号:mtlxlx

 

转载须遵循: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
» 马侗领心理咨询网-阜阳心理咨询师,阜阳心理医生
文章内容下方(上翻下翻)
特色服务
心理培训

  • 广告二
1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