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手机网站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马侗领心理学研究 > 文章正文
分享到:
两个阶段的移情表现--人的重要成长阶段的解读
作者:matongling / 发布于 2015-10-22 19:48 / 浏览 1571 次
     文:马侗领20150326

   在心理实践中,我们发现,在咨询中有两种典型的移情表现,这两种移情表现,明显的看出人的发展的两个阶段。

   第一种移情表现: 有些求助者有很强的弱小感。有被害恐惧、担心被他人伤害,下毒,甚至担心咨询师也会欺骗他,伤害他,对人有种深深的敌意。轻度一些的人,他担心别人看不起,担心别人看到自己的缺点不足,因此内心非常不舒服。他这种移情虽然恐惧轻一些,但有很强的担心感,并随时防御他人,担心暴露自己的不足。


  第二种移情表现:有些求助者有强烈的赞美需求和被压抑感。他们有强烈需要支持感,或者有种莫名的恐惧或者不安全感。

  这两种移情是值得注意的,因为他在心里咨询中非常重要的位置上。
  
  两种移情的详细说明: 

  第一种移情表现:感觉非常脆弱和不安全,体现的是一种弱小感,实质上是一种缺失。
   在婴儿期间、孩子是特别弱小的,无助的,他的存在与否和母亲的爱有直接的关系。因此母亲的爱,是否让婴儿感到安全,舒适,快乐,就决定了孩子的内心的存在感,婴儿不能表达,主要的感知这个世界,他们的感知能力非常敏感,始终体会着周围环境的变化。
   如果婴儿没有得到得到恰到好处的关爱,他(她)的心灵层面就一直停滞在那里,他一直抱着满满的期待婴儿期妈妈完美的爱与照顾,但,如果在婴儿期间没有得到,往往在后来也很难得到。因此,在12岁之前,他都满满的期待,一直等到对此失去信心,不再奢望这种爱的营养,从而转向主动寻求。但在主动寻求的过程中依然伴随着弱小感,有些风吹草动就会出现被害的恐惧感。当然有些孩子在很早期就开始主动爱父母,来期待父母的爱。

  这种寻找,我在心理咨询实践中发现,有几种方向:

  第一种是向异性的寻找,寻找异性之爱。

  如果是女性,就会早早的寻找男友,有些寻求较为年长的男性,希望男友向婴儿一样照顾自己。自己对爱敏感,自己往往有些脆弱,对男友很是依赖。但往往矛盾很多,因为一点小事就会让她很生气,因为她内心有种深深的不安全感和担心被抛弃的痛苦,所以往往都有很差的结局。看见有些所谓的恋父情结内心里面其实渴望一个理想的母亲。这和父爱缺失或者家庭的三角竞争不太一样,当然我们的心灵本身就是拥有各种复杂功能的系统。

  第二种是寻求同性之爱(同性恋倾向)。

  如果这个女性在男朋友那里倍受打击,她的爱开始转向同性之爱,她觉得也许同性之间不会太大的伤害,可以惺惺相惜。大家是一种相互的关爱,这样就不会再让自己接连受伤,但随着同性关系的深入,两个人的矛盾也逐步显露出来,她依然希望对方像婴儿一样照顾关爱自己,对方感到很累,很辛苦,逐步出现放弃的心理或者采取行动逃跑。她就会千方百计的留着对方,如果不能留住对方,内心倍感痛苦,到处寻找依赖,或者哭诉,希望有人帮助她。因为她的心灵是个婴儿,她需要寻找一个“母亲”,来养育自己。
   当然有部分人,并非在异性恋打击下,转向同性恋。她本来就追寻同性之爱,实质上是追求“母亲”之爱。 是内在婴儿的需求。而非真正的恋爱,只是婴儿的需要加入成人性的元素。这样的人往往双性恋较多。但部分是单纯的同性恋。

  如果是男孩,他也会有几类方向:

  第一类就是寻找朋友之爱,渴望有一群朋友,代表着自己的强大感,在朋友之间关系的快乐大于工作学习,自己沉浸于朋友之间的快乐中,热衷与朋友或者小圈子的活动。但有些人由于虽然热衷于朋友之爱,但没有会失望,因为他需要的是无条件的爱,因此,他最后以失败告终,会导致各种现实层面的压力,脆弱的心灵结构土崩瓦解,会形成抑郁,强迫、疑病甚至精神分裂。

  第二类,是寻找异性之爱,希望女友像婴儿一样的关爱自己,对女友要求很多,对女友的言行也敏感多疑,对女友有种深深的依赖感,女友如果恰恰是一个需要通过关心他人寻求关爱的人,那么两个人可能成为一个非常好的恋人。如果女友也需要一个人关心,女友会渴望他像个男人强大,女友就会很难承受他的依赖和弱小,就会选择离开或者逃离。

  第三类,寻求同性之爱(同性恋倾向),他渴望着内心的关爱,他就弱化自己,加上身体上的特质(弗洛伊德说人在早期都是雌雄同体),他进行把自己女性化,寻求男人之爱,他会渴望一个男人的关爱,就像他的内心渴望父母的爱一样,但他在享受同性之爱的时候,他的内心的缺陷同样影响他生活的方方面面。他比较刻板,内心不灵活。对被关爱很敏感,很细微的觉察到爱少一分或多一分。内心强烈的不安全感,担心被抛弃。

  第一种移情所表现的实质,就是由于心灵在适当的时候没有得到父母恰到好处的的照顾,这个心灵就像一个孩子停滞的婴儿阶段,他一直在寻求营养渴望长大。因此他很弱小,他渴求婴儿般的关爱。他会通过成人化的身体,进行合理化一些行动,比如,别人如果没有招待好他,他就会产生强烈的愤怒,对他人有强烈的攻击欲望。他觉得他人做的不对。作为服务员应该面面俱到。

  这种移情,其实是他一直寻找父母之爱,但年龄已经大了,父母之爱已经不可能得到,或者父母无法改变。他的潜意识里面也不再渴求从父母那里得到爱或者对父母已经放弃幻想,或者,父母的爱他根本无法感受到。因此她的心灵把渴求投射的周围的人身上,把身边的人,包括他的恋人,他的朋友等都投射性的看成父母。
   但也有一些是他的投射永远是向外的,他的丈夫无论对她多好,他都感觉不是他所寻找的爱。因为他寻找的是父母之爱,丈夫属于自己人,不是父母类别。 

  有些在婴儿期间,没有得到母亲很好的照顾,在记事后,他也会把愤怒转向父亲的。因此, 有些女孩一直在强烈的寻找父亲之爱,对父亲有强烈的不满和愤怒。在身后上一直寻求年长的男人的爱,但,由于他所要求的父爱不再真正的存在,她所寻找到的只不过的类似品,因此最终都以失败告终,然后继续寻找,最后一生都在寻找但没有收获   

  在心理咨询中,发现这类的现象很多,从当今社会活动现象来看,父母工作繁忙或者到外地打工等造成的父母与孩子的分离,导致幼小的孩子没有得到恰到好处的关爱,这些就成为孩子的内心缺陷。形成各种各样的人格障碍。自恋的父母也会导致人格障碍的孩子。
  边缘性人格障碍可能是这个阶段没有完成的产物,偏执型人格形成可能在3岁左右,比边缘性人格稍微晚一些。人格分裂可能是边缘性的人格的一个变形,是边缘性人格自我保护的结果。
  用心理学家霍妮的一句话说,“我们的现代社会进入一种人格障碍的时代”。
  
   可能一个人在婴儿期间获得恰到好处的爱,他才会脱离无助感和弱小感获得安全感并且获得“自我安全感”的功能。用自体心理学家的话讲就是“自体客体功能”这样他才成功的走出人生的最初阶段。

   第二种移情表现:强烈的渴望赞美支持,体现的是一种压抑感。


   这种移情的产生往往是在4-6岁左右的年龄,这个年龄阶段,婴孩受到父母恰到好处的爱,已经脱离了弱小感,开始走向强大感。因为强大感,是人类社会性群体的一种心理趋向,只有强大,才能在群体中生存下去,最初的强大,孩子会感到自己在全能感的支持下,觉得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是父母的骄傲,自己无所不能。能成为最伟大的科学家、政治家、军事家、艺术家等,被周围的人所关注和羡慕。这个孩子在被强烈的支持下更加确信自己,内心充满了力量。

   这时孩子的内心也逐步充实着强大的力量。他的内心更加自由和舒适,他开心的探索世界,为自己理想而努力。

   这段时间,他已经脱离弱小感,他在向内心的强大进军,他强烈的渴望欣赏和赞美。讨厌压抑和贬低。他内心的自尊心非常强烈,但又显得微不足道,不被人所注意。因为他的反抗是那么的低声和弱小。他没有能力,没有力量发出强大的声音,只是默默的渴求着,他渴望战胜一切,战胜父母的权威,甚至希望父母唯命是从。

  如果孩子成功的走出这一个阶段,孩子的内心就强大起来,有着自己的伟大理想。如果这个阶段渴求强大的需求没有完成,他渴求赞美的需要会一直存在,他一直在寻找的一个理想的赞美者,他会唯命是从,跟随着权威,期望得到权威的赞美。他不得不压抑着自己的真实想法,为了得到赞美和欣赏,他压抑自己选择跟从和崇拜他人。

  这时孩子会有种内心忐忑的感觉,就像一种东西在空中悬空着,不上不下。

  有个个案,他创造了一部很棒的玄幻小中,故事讲的是在大陆版图中有六个国家,一个王国被另外一个王国打败,国王带着逃兵东奔西走誓死抵抗,但最终被杀死,他儿子却存活下来,他继承国王父亲神奇的龙脉。跟随师傅学习武艺,但师傅和身边的人都一个一个的被杀,经过艰难险阻,最后成就事业,恢复国家、自己成为国王。其实这个故事就是他在幻想里,通过他人的力量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和权威。孩子不是直接杀死自己的父亲,而是在幻想中通过他人的力量,这样就不会有道德压力。此时的他杀死父亲并不是为了迎娶自己的母亲,而是为了战胜父亲,让自己脱颖而出,实现强大的自己。

   在心理咨询中,常常会遇到这样一类的咨询中,他感到内心受到压抑,希望获得支持和赞美,对他人有强烈的愤怒与攻击感,觉得别人阻挡了自己。或者他很温顺的,内心却焦虑不安,没有方向和理想,但一直期待着他人的赞美。因为这些功能他自身没有形成,不能给自己提供赞同和力量。 
  
   可能一个人首先是体验强大感,然后自身才形成自我产生强大感的功能。这样他就成功的走出“人生的第二阶段”。这两个阶段的成功,让他成为一个“正常(合格)的人的存在”。虽然今后还会有波澜壮阔的坎坷,但他的“做为人的基础已经形成”。

   这些永远是他内心不足的部分,他一生都在努力的寻求外在的理想人物寻求赞美来填充。从这个角度上看,这种压抑也是缺失的一种表现。
   自恋人格障碍可能是在3岁左右产生,他体现的是一种自我极端的强大感,他蔑视和贬低所有的人物,来体现自己的伟大。这是运用一种反向形成的防御机制来实现自己“夸大的自我”。

   他也许会焦虑不安,不知缘由的焦虑,感到压抑。他也许会出现强迫症状,会害怕尖锐的东西,担心自己用尖锐的东西刺死了他人,这些都是他不愿意的。有些男孩因此或许走向同性恋,他觉得与对方的接触给自己注入强大的力量。他或许希望被攻击,在被虐待中获得快感和力量,他也许会喜欢虐待他人,在虐待中获得力量和快乐。

转载须遵循: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
» 马侗领心理咨询网-阜阳心理咨询师,阜阳心理医生
文章内容下方(上翻下翻)
特色服务
心理培训

  • 广告二
1
最新文章